孙中山是怎样向宋庆龄的爸爸提亲的?

历史爱好者都知道,孙中山比宋庆龄大27岁,宋庆龄是孙中山20多年的老朋友宋嘉澍(宋耀如)的女儿,孙中山是娶了多年好兄弟的女儿。

宋嘉澍,宋庆龄的父亲

要知道,“老朋友,我想娶你的女儿”,这种话其实是非常难以启齿的,那么,如此难以启齿的请求,当时孙中山是如何开口的呢?今天,老冯给你讲一讲这段有趣的历史往事。

宋庆龄在担任孙中山英文秘书期间,两人坠入爱河,很自然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然而,孙中山是很聪明的人,他当然知道:宋庆龄是自己20年好兄弟、老朋友宋嘉澍的女儿,娶好兄弟的女儿,虽然说也是基于真爱,但也是非常难以启齿的。

年轻漂亮的宋庆龄

不过,结婚是大事,再难以启齿,“提亲”这一关躲不了,所以孙中山决定:还是要提亲。但是,由于实在难以启齿,所以在1915年7月20日,孙中山给宋嘉澍写了一封信,信件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Rosamond(宋庆龄的英文名字)爱上了一个已经有妻室的大叛逆者,然而Rosamond如果和这个大叛逆者结婚的话,她可能会拥有皇后一般的地位,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在这封信中,孙中山不敢直说“你的女儿爱上了我”,而是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地对宋嘉澍说:你的女儿爱上了一个“已有妻室的大叛逆者”,这个“大叛逆者”就是指的孙中山自己。

孙中山用“大叛逆者”四个字,指的是:我是大清王朝和袁世凯政府的叛逆者。

孙中山想用委婉的语气告诉宋嘉澍:我亲爱的老朋友,您的女儿爱上了我,她想嫁给我,您如何看这件事?孙中山想试探一下宋嘉澍的口风,想看他对这件事的反应,能有多强烈。

值得一提的是:孙中山给宋嘉澍的这封信,已经被宋嘉澍销毁了,在历史资料中已经找不到了,那么,我们如何知道这封信的内容呢?答案是:通过宋嘉澍的回信,反推出来的。

是的,接到孙中山关于“宋庆龄爱上大叛逆者”的来信之后,在1915年8月3日,宋嘉澍给孙中山回了一封信,几天之后,孙中山收到了这封回信,后来在离开日本之前,孙中山把这封信留在他的日本朋友萱野长知的家中,再后来,这封信被作为历史资料,被日本高知市民图书馆2001年3月发行的《萱野长知·孙文关系史料集》收录了进去。

1915年8月3日宋嘉澍给孙中山的这封回信,原文是英文,关键段落翻译成中文,行文是这样的:

“7月20日大函刚刚收到。如果不是我离开神户两天,我将能早一点拜读尊函。我在舞子的前一站垂水停留了两天......我极为意外地从您那里听说,罗莎蒙黛应允并且期待结婚,此点,您从未对我说过。此前,她告诉您,一旦她去上海,将结婚并和她的丈夫一起回到东京,从事可靠的工作。关于她未来的打算,她从未对我说过一个字。一些时候以前,您写信并且询问我,罗莎是否将和我一起去美国,我立即复函奉告,据我所知,她将留在家里陪伴母亲。现在,您告诉我一件十分新奇而难以置信的事情。我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它听起来如此奇特,如此可笑,这是超出于我的想象之外的小孩儿的玩笑话......我的亲爱的医生(注:孙中山是医生),不要相信一个年轻女孩儿的小说语言,她喜欢给自己开玩笑。我能向您保证,我们是如此高度地尊敬您,永远不会做任何事情去伤害您和您的事业。“大叛逆者”(Archtraitor)是我们大家永远的敌人,罗莎像您一样极为憎恨这种人,所以,不会有和这种坏人结婚的可能的危险。加上我们是一个基督教家庭,我们的女儿不会为任何人作妾,哪怕他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王、皇帝或者是总统。我们可能贫于“物质”,但是我们既无贪心,更无野心,不大可能去做违背基督教教义的任何事情。您似乎担心她打算当皇后,这是不会的。我要再次表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引诱我们去做任何事情,用任何方式,去伤害您,或者您如此热爱,几乎全心全意地为之献身的事业。我将不会看到此类事情发生。您可以相信我,我将履行这一方面的承诺。我像您一样,是个一往直前的人。不希望欺骗我的朋友。我难以置信,她会有投身于我们共同的敌人脚下这种想法。她耻于和妾谈话,怎么会想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您知道,在热海的时候,她甚至从未和张静江的二房说过话。此外,不论是谁,我们不会允许女儿去和一个已有家室的人结婚。对于我们说来,好的名声远比荣誉和面子重要......我的亲爱的医生,请您记住,不管情况如何糟糕,我们都是您的真正的朋友。我可以断言,在中国人中间,没有人比您更高尚、更亲切、更有爱国心。明智而又有良心的人如何会反对您?我们宁可看到庆龄死去并且埋葬,而不愿意看到她为我们的大叛逆者作妾,即使是(做这种人的)妻子(也不能允许)。您可以放心,我们将上天下地,竭尽全力,防止任何此类事情发生...... 您说,您询问过我,罗莎何时结婚,我没有回答您,如果沉默意味同意,那您就将祝贺我和C。说实话,我现在不知道关于罗莎结婚的任何事情,Yung 和 Dan Chung过去经常访问她,但是,据我所知,她没有表示过愿和他们结婚。我没有听说过您在上次来信中所说的情况。我从未收到过您的那封信。它从未出现过。可能遗失在途中了。我如何能知道它的内容?如果我不知道,如何能在沉默之外,有其他表现?所以,沉默不意味“同意”。您还是暂且保留您的祝贺吧......虽然有些人不会感谢您的志在创造伟大中国的努力,但是,我们属于那些感谢您的工作的人们中的一部分。您生活在一个超前的世纪,因此很少人能理解您,感激您如此热爱、几乎全心全意地进行的事业。中国不值得有您这样一个儿子,但是,未来将给您公平的评价,授予您荣誉,就像他们授予从前的改造者孔子一样。孔子曾受到不道德的掌权者的驱逐,所以,您也曾被驱逐,离开这块您爱得如此之深的土地......(下文指宋嘉澍诉说他和另一个人争论孙中山的事业)他(Li Kuo’An) 的脸变红,沉默了几分钟,然后他问,那他(孙中山)为什么不留在中国或者回国?我说:“他是一个非常高尚的绅士,难于和小偷与凶手为伍。”他和孔子一样都面对不听教导的权势者,当年孔子怎么做,他就怎样做。事实上,除了有人试图诋毁您以外,没有别的事情能使我热血奔流并令我愤怒。我对李讲了这样一大通话,相信他将永远不愿在他的办公室再见到我。此后,我们在俱乐部里碰面,但彼此都不讲话。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但现在是我的敌人,因为我颂扬并且保卫您。我不管他或她是谁,只要他或她在我的面前诋毁您,我一定会为您讨回公平。作为朋友,不论发生何种事情,我都感到有责任保护您的清白并且支持您的事业。我告诉李:“如果不是由于孙医生的杰出的工作,今天你的头上还会挂着可耻的尾巴,这就是你现在得到的好处。”他试图使我相信,辫子无论怎样都会剪掉的。我说:“是的。关于这件事,有大量的话可说。然而,事实是,过去没有一个人胆敢带头剪掉自己的辫子。吹牛容易实行难,两者不是一回事。”我驳倒了他,使他面现愧色,无言以对……”

我们从宋嘉澍的回信,可以读出来以下很有趣的几点:

第一点:宋嘉澍没有理解孙中山来信的意思,他把孙中山笔下说的“大叛逆者”理解成了“反革命”或者“革命的敌人”,他把孙中山笔下的“宋庆龄爱上了大叛逆者”误解为“宋庆龄勾结反革命谋害孙中山”。

第二点:宋嘉澍对自己理解中的“宋庆龄打算和反革命结婚”一事,感觉是天方夜谭,认为这一定是宋庆龄小孩子开玩笑胡说八道,根本不可信,也不必当真。

第三点:宋嘉澍完全不知道、也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他的女儿宋庆龄,已经和孙中山深深地相爱了。

第四点:在宋嘉澍的认知中,至少有两个青年男子在追求宋庆龄,他们一个叫Yung,一个叫 Dan Chung,由于信件是英文,所以我们无法确切知道这两个男子的中文名字。

第五点:宋嘉澍作为孙中山20年的老朋友和长期资助人,他非常崇敬孙中山,当时有一个社会地位不低的人,名叫Li Kuo’An(由于信件原文是英文,无法知道此人的中文名字)当着宋嘉澍的面,说孙中山的坏话,遭到宋嘉澍的言辞驳斥,可知宋嘉澍在背后,一直在捍卫孙中山的名誉,宋嘉澍不但真心尊敬孙中山,而且,宋嘉澍是个很够朋友的人。

那么呢,孙中山收到了宋嘉澍的这封回信,他必然是失望的,因为,宋嘉澍完全没有理解孙中山原函的意思,所以到了这个地步,孙中山知道:已经没有办法了,必须直接挑明了,毕竟,结婚无论对宋庆龄来说,还是孙中山来说,都是大事。

于是,孙中山给宋嘉澍,又回了一封信,直接挑明了:我上一封信所说的“大叛逆者”,就是我孙逸仙,你的女儿爱上了我,她想和我结婚,在和你的女儿结婚之前,我会先和我的原配(卢慕贞)离婚。

然而,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收到了孙中山的“摊牌”信件之后,宋嘉澍感到非常震惊。

毕竟,自己的女儿爱上了自己20年的老朋友,男女年龄相差27岁,这事对宋嘉澍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真是毁三观。

可想而知,宋嘉澍有多么震惊。

然而,宋嘉澍不愧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毕竟,以下几个基本事实,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无法否认的:

事理一:我的女儿爱上了我的老朋友孙中山,这不是孙中山的错,毕竟女儿是自愿的,人家孙中山并没有强迫我的女儿。

事理二:孙中山爱上了我的女儿,孙中山也没有过错,毕竟,这是爱情,不是诈骗,不是压迫,不是强暴,不是谋财害命。

事理三:孙中山表示会先和原配卢慕贞离婚,然后再和我的女儿宋庆龄结婚,这个提议也没错,因为无论孙中山意愿如何,最终是否和孙中山结婚,主动权在我的女儿宋庆龄手中。

虽然说,自己的女儿爱上了自己20年的老朋友,这事听起来荒诞,但宋嘉澍毕竟是个明白人,他很快就想清楚了:这个问题的症结和根子,不在孙中山的身上,而在自己的女儿宋庆龄身上。

是的,是自己的女儿自愿地、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孙中山,这事对错暂且不论,如果必须要责怪的话,只能怪自己的女儿。

于是,宋嘉澍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没有责怪孙中山,也没有对孙中山说任何不礼貌的话,8月13日,宋嘉澍给孙中山回了一封信,原文也是英文,翻译成中文,行文是这样的:

“您的信我已经收到。而且,我也刚刚收到罗莎蒙黛(宋庆龄)的信。她说,她因为在上海的一个家庭里教书,不可能和她的母亲一起去姐姐那里。她们母女两人都要求我到山西宋夫人处,我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能答应,其中原因之一是,前些日子,我的健康变坏了。但是,即使我好了,也不去。我艰于行走。事实上,我变得如此衰弱,根本不可能恢复。星期天,我将乘法兰西邮船号赴上海,那里,我曾休养过。按照中国的风习,宋夫人必须到山西去,我将尽力选择某一个人和她一起去。我将可能再回日本。倘若我回来,我将去看您。再见!祝您健康,事业成功。- 您的真诚的查理宋。附言:在您再次见到我之前,请不要给我写信。”

宋嘉澍的这封回信,非常有趣。

我们可以看到,宋嘉澍在这封回信里,对孙中山说了一大堆的琐事,但是,丝毫没有提及女儿宋庆龄和孙中山想结婚的事,为什么呢?因为此时宋嘉澍的心态是:我女儿要和你结婚,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和女儿商量一下,需要一些时间考虑,在这段时间里,我虽然仍然回信给你孙中山,但是,我没有做最终决定,所以,我暂时没有必要和你提及这件事。

宋嘉澍的心态和反应,是符合逻辑的,也是成熟的,稳重的。

值得注意的是:宋嘉澍在回信中说,他星期天即将离开神户、赴上海。为什么去上海呢?因为在当时,宋庆龄和她的妈妈倪桂珍都在上海,宋嘉澍这次回上海,就是要和自己的老婆、女儿好好商量一下,如何处理宋庆龄和孙中山之间的事情。

还有,宋嘉澍信中提到的“宋夫人到山西去”指的是当时宋嘉澍的大女儿宋霭龄,已经嫁给了山西人孔祥熙,当时宋霭龄人在山西,第一胎准备要分娩了,宋嘉澍说的是这个事,但是,这个事和本文的主旨无关,所以,我们不必浪费笔墨。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宋嘉澍在回信的末尾,留了一个附言,说:“在您再次见到我之前,请不要给我写信。”宋嘉澍的意思是:请孙中山你给我一些时间,我需要和我的女儿宋庆龄、以及我的老婆倪桂珍好好商量一下,在我们宋家拿定主意之前,我暂时不想再接到你孙中山的信,暂时不想再谈这个事。

这是宋嘉澍的意思,我们也可以读出来,宋嘉澍情绪很克制,他处理棘手问题的态度,非常老练,情商极高,果然是个饱经风霜、见过大世面的人。

倪桂珍,宋庆龄的母亲

那么,宋嘉澍回到上海之后,召开家庭会议,宋嘉澍、倪桂珍、宋庆龄三人商量宋庆龄和孙中山的婚事,各人的态度是怎样的呢?这些事情,我们外人其实无从得知,但是,我们从历史资料里,旁敲侧击地,管窥了一斑,答案是这样的:

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澍,虽然不是很乐意,但是,在了解了宋庆龄的真实心意之后,勉强答应了,或者说,也不反对了。

但是,宋庆龄的母亲倪桂珍,则坚决反对,她完全无法理解女儿宋庆龄的脑回路,从她看来,女儿简直就是疯了。

台湾出版的傅启学《国父孙中山先生传》,收录了宋庆龄在此期间寄出的两封信,一封写给心爱的男人孙中山,一封写给自己的妹妹宋美龄,我们分别来读一读:

宋庆龄写给孙中山的信:“我现在只是为着父亲,才留在这里(上海),你知道他的为人。同时你也知道,他既然叫我等待,那是我是不得不等的,但是等可是苦事,是非常的苦事,如果讲到我母亲的意见,那末,等待完全是白费功夫。”

宋庆龄写给宋美龄的信:“母亲所以不许我去(日本),是因为反对孙先生,而父亲所以不许我去,是因为他要我详细的考虑而要我得到相当的把握!我已经等了很久,可是母亲的意志仍旧不会改变。而父亲的心,在我表示有了把握后,早已同意的了。”

我们从宋庆龄的信件可以看出来:母亲反对她嫁给孙中山,但是,父亲较为开明,他只是要求宋庆龄考虑清楚,但并未强烈反对。

然而,由于母亲的强烈反对,宋庆龄无法离开上海的家,不过,考虑再三之后,宋庆龄还是决定:偷偷溜,离家出走。

于是,宋庆龄瞅住机会,偷偷离家出走,离开上海赴日本,并于1915年10月25日,在日本和孙中山结婚了。

孙中山和宋庆龄的结婚誓约书

那么,婚后的宋庆龄,幸不幸福呢?

答案是:她确实是幸福的。

宋庆龄在婚后不到一个月、和婚后一年半左右这两个不同的时间里,分别写了两封信给她青少年时期在美国念书时的同学“阿莉”:

第一封信。1915年11月18日寄出,宋庆龄对老同学“阿莉”说:

“……你记得吗?在蒙特利特时我们去听卡梅伦先生所做的关于中国的图解讲课,他给我们看了一张孙逸仙医生的照片。当时我没有想象过我们两人之间会有超过朋友的关系。但这是命运。……告诉你我很担心、很幸福也很高兴,我勇敢地克服了惧怕和疑虑而决定结婚了。当然我感到安定下来,感受到家的气氛。……我的丈夫(孙中山)在各方面都很渊博,每当他的脑子暂从工作中摆脱出来的时候,我从他那里学到很多学问。我们更像老师和学生,我对他的感情就像一个忠实的学生。我帮助我的丈夫工作,我非常忙。我要为他答复书信,负责所有的电报并将它们译成中文。我希望有一天我所有的劳动和牺牲将得到报答,那就是看到中国从暴君和君主制度下解放出来,作为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共和国而站立起来……”

第二封信。1917年2月22日寄出,宋庆龄对老同学“阿莉”说:

“……自己的理想得以作为人类的理想而实现,随之幸福必将到来。……婚姻生活的幸福不同于并大大超过处女时期的满足,特别是当幸福包含在使所有在你周围的人都能愉快地生活的共同的愿望中,这就足够了。……他(孙中山)比我年长许多,知道如何使我成为一个英雄的崇拜者,虽然我们已经结婚将近一年半,但我对他的崇敬之心依旧。像以往一样,我是他忠实的崇拜者……”

注意:“崇拜”两个字,多次出现。

历史告诉我们:女人,是崇拜强者的。对于这一点,男同学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posted @ 22-10-02 09:41 作者:admin  阅读:
大众快三平台,大众快三官网,大众快三网址,大众快三下载,大众快三app,大众快三开户,大众快三投注,大众快三购彩,大众快三注册,大众快三登录,大众快三邀请码,大众快三技巧,大众快三手机版,大众快三靠谱吗,大众快三走势图,大众快三开奖结果

Powered by 大众快三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